绝缘之鸟

为什么我死掉了呢?
就只是,死掉了啊。

是什么时候,简洁明快的线条上出现了斑驳的墨渍?许是抬手举笔间不完美从时间中急速注入纸面,造就了悔恨于不甘,却也成就了碧空明朗下的飞鸟,不完美的墨迹仍是不完美,而用墨迹蔓延开来的飞鸟却成了锦上添花。
人生亦是如同化作一般,提笔落笔无论是成是败都无悔过的机会,失误宛若豆大的黑色墨珠落在人生长卷上,被永恒记录在这片不能回头的记忆中。但只要你换一个角度观察,它也许就是一朵艳丽牡丹的雏形,再提笔,它悄然绽放。
我细声尖叫,皱紧的眉里是不安惶恐,天台晾晒的白色床单被风轻轻卷起,有乌鸦盘旋再飞过,玻璃破碎的余音在我的心中如同涟漪一般回响。
“我,把别人家的窗户打破了。”我轻轻捂住嘴巴,轻声道。
隔壁的居民楼传出一声怒吼,我慌张的蹲了下去,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玻璃的碎渣仿佛刺进我的脑海,扎的头皮发麻。

评论
热度(1)

© 绝缘之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