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之鸟

为什么我死掉了呢?
就只是,死掉了啊。

【楚路】倾斜的圣杯-ABO-④

倾斜的圣杯-ABO④
【最近嗓子发炎了好难受…】【这次偏正剧…估计接下来两章也是】
女孩说话并不清楚,总是把单词不顾语法的随意组合在一起又或是用一个单词概括自己的意思。
“你可以叫我SAKURA哦。”路明非恍若回到那时与上杉绘梨衣初遇,下意识报出这个假名。
“好听。”女孩礼貌的赞赏。
“谢谢。”
“Maria.”
“你的名字?”
玛丽亚点点头,路明非对女孩笑了笑。
“这女孩跟绘梨衣很像。”楚子航在旁边默默戳穿了路明非所想,他知道,上杉绘梨衣的死一直是路明非耿耿于怀的事情,对于没能拯救她这件事。
“绘梨衣?”女孩睫毛扑扇,一脸迷茫。
“是SAKURA的朋友噢。”路明非声音很温柔,像是思念一位久未谋面的故人,似乎绘梨衣不久前还颇有生气的一个人站在天空树上给自己发Line。
“你说的对,确实很像。”
“把别人当作替身不是一件好事。”楚子航见路明非有些恍惚,提醒道。
“我知道。”路明非别过了头,声音细小。
摩天轮运行缓慢,像是老旧钟表里的齿轮,年轻的棕发工作人员为抱着玛丽亚的路明非献上了赞拉开舱室的钢化玻璃门,并夸奖了一路寡言跟在后面的楚子航真是好福气。
在外人看来女装的明妃身后跟着俊朗青年怀里抱着可爱幼女,大概就是三口之家的景象,路明非本来想解释,结果听到背后人礼貌的说了谢谢,回头一瞥目及师兄少见的露出笑意。
玛丽亚乖巧听话,没有同龄小孩身上闹腾无理取闹的特点。登入舱内,玛丽亚一个人趴在玻璃板上俯瞰城市,拒绝了路明非想要继续抱着她的请求,背影看上去很孤独的孩子眼里有着不知来由的成熟,白裙很整齐,只望背影仿佛女孩脊梁处生出羽毛一般,圣洁的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楚子航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盘上的时间,vegas时间十一点,阳光正烈,像金粉洒在搁置在地上的小提琴盒中,如果路明非打开盒子,就会发现村雨安静的躺在里面;楚子航对女孩怀有戒备,直觉告诉自己,女孩应该是混血种,'骑士'一个词的美式发音夹杂龙文的气息,他必须考虑到所有可能会发生的意外情况,没有人知道这个玛丽亚究竟是不是佐藤早有预谋的一步棋,借着路明非面对绘梨衣的脆弱让他猝不及防的接下直入心脏的子弹。
被担心着的路明非好像毫不在意,女装的体验他觉得他可以释怀,毕竟跟同寝的变态芬格尔相处那么久,耻度自然没有特别高;玛丽亚阳光映了满面让她想到绘梨衣,如果自己早些遇到那个红发的女孩是不是结局就会改变呢,玛丽亚或许和绘梨衣一样鲜少体会到情感吧,所以自己才会在女孩身上看到绘依梨的影子。
自己终将与玛丽亚成为陌路人,无可否认,或许下午他们就将永远分离,至少,至少再让他宠爱一下这个与那个另一个世界的人如此相似的小怪兽。
座舱慢慢接近整个摩天轮的最顶端,双人座舱多塞进一个玛丽亚有些拥挤,拥挤到路明非可以清楚的嗅到楚子航的茶味信息素的味道。
玛丽亚用一双黑色的墨瞳盯着他,一片墨色里映出的是路明非的脸。
路明非一瞬间呆楞,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点,他转头望向玛丽亚,稚嫩的脸不断靠近,玛丽亚的额头紧贴路明非的额头,彷若神明在为他虔诚的信徒洗去心中污秽,步入永生无悲之境,路明非默默闭上双眼,仿佛聆听细碎风声的童孩是他而非玛丽亚。
摩天轮还在转,天空湛蓝,楚子航动作利落,打开小提琴箱让村雨曝光在太阳下,刀鞘未出指向玛利亚。
“你是谁?”楚子航语气带着非常人能承受的冷冽。
玛丽亚不去理会,仿佛那柄传说中的日本刀对自己毫无威胁力,村雨出鞘抵在她颈部,她越是无动于衷,楚子航心中的无力感就越强,手上的力道也就越重。
玛丽亚脖颈处和村雨利刃接触的皮肤被切割开,赤色的鲜血滚动在村雨的刀刃上,玛丽亚缓缓睁开双眼,眼睛变成了和楚子航一样的金色,睁大双眼,牢牢锁住楚子航。
楚子航感受到了恐惧感,深切的恐惧感和无能为力的屈辱感,他想起了那辆千疮百孔的迈巴赫,雨滴接连不断打在车窗上,音响里是爱尔兰民谣,那天那个男人永远的消失了,止不住的凄冷。
当楚子航重新清醒的时候发现爱丽丝倒在座舱的座椅上,皮肤洁白无瑕毫无伤痕指染,闭上眼睛神情美好,大概是睡着了;路明非望着窗发呆,而自己手中的村雨消失不见,小提琴箱紧紧合闭放在自己脚边。
真是见了鬼了。
“路明非。”楚子航的声音想要把路明非从远方拽回来“刚刚玛丽亚对你做了什么?”
路明非一脸的茫然,全然不知楚子航在问什么“玛丽亚?她刚才在睡觉啊…”
“师兄你怎么了?”路明非看楚子航脸色有些发白。
楚子航神色严肃“玛丽亚是混血种,言灵是精神类的,跟佐藤脱不了关系。”
“哈哈…”路明非干笑两声,语气里却是止不住的胆怯“师兄你开玩笑的吧…”
“像吗?”楚子航定了定神。
座舱渐渐缓慢坠落到底,那位棕发的工作人员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袭白衣的男人,楚子航打开琴箱将村雨紧握在手里,正经的吓人;座舱接近地面,路明非抱住睡着了的玛丽亚站在楚子航后方,男人单手拉开了门,楚子航敏捷的跳了下来,路明非紧随其后,男人见村雨寒光一闪剑鞘落地,满脸尴尬笑意。
“喂喂,难道拿武力解决问题是卡塞尔学院的校风吗?”男人眯起眼“卡塞尔学院的两位专员陛下,路明非和楚子航?”
楚子航捡起刀鞘将村雨收回去,鄙夷地看着男人。
“抱歉失礼了,你好,佐藤先生。”

评论(4)
热度(37)

© 绝缘之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