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之鸟

为什么我死掉了呢?
就只是,死掉了啊。

【楚路】-倾斜的圣杯-ABO-②(下)

【下篇,短小,结合上篇食用【肉的话主线剧情在走一点给你们煮【OOC有,私设庞大
第二章节(下)
路明非的睡衣是诺诺祝贺他找到工作的礼物,因为交情颇深穿了很久也不舍得丢,洗的印花有些发白,纹样确实值得吐槽-小鹿斑比卧在一片花丛中,裤边和衣角都有不易察觉的花朵刺绣,有些娘气,其实路明非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是听闻这是诺诺亲手绣的之后感动的一塌糊涂,居然视其为珍宝。
水声还在持续,路明非打开自己平常用的小苹果打开了QQ,并在心中吐槽学院的传呼机像是上世纪末的产物,点开亮着的笑脸头像。
【Ricardo.Lu】
嘿!韩梅梅!
【李雷】
我是李雷,韩梅梅是谁?
李雷是路明非在玩星际时认识的美国亚裔,一口蹩脚的中文在开黑的卡塞尔学院组里显得特别突兀,聊天的时候像绘梨衣一样正经,由于两个人都是吃货,偶尔会在一起讨论一下吃吃吃的话题,渐渐就熟络了起来。不过说起来也好笑,美国土生土长的亚裔用了中文名,而在美国呆了六年多的路明非用了英文名。
【Ricardo.Lu】
Guy!Just a joke.
我到拉斯维加斯了,要不要抽空见个面,我一直超想吃你说过的海鲜自助里的雪蟹!据说二十五刀吃到饱是真的吗?!!
【李雷】
of couse!But最近我有点忙,大概the day after tomorrow 我会有时间。
【Ricardo.Lu】
还没见过你,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天天吃这么多肯定很胖。
【李雷】
你错了,我不胖。
【Ricardo.Lu】
OK,你不胖你不胖…唉,感觉好困…
【李雷】
only十点now。
【Ricardo.Lu】
芝加哥和维加斯的时差大概有两个小时好吗?!好困啊我要睡了!晚安。
【李雷】
晚安。
-你的好友【Ricardo.Lu】已下线-
路明非看右上角电量格快要见红,搜刮出了师兄的充电器用“师兄!我用一下你手机充电器。”
“嗯,你用吧”水声里多少可以听到夹杂在其中的回应,接着水流消失,水声由潺潺水洵变成了滴滴答答最后干涸。楚子航围着浴巾就出来了,好看的小麦色皮肤暴露在情人旅馆暧昧的暖黄色灯光下,从自己的背包里翻找衣物,看了一眼眯着眼睛盯着游戏机屏幕的路明非。
“困的话早点睡吧”然后背对着路明非自顾自的换起了衣服。
路明非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有偷看师兄换衣服,不过师兄的腹肌和二头肌着实令他眼馋,中学时代他一直想有师兄这样不明显但是仔细看会被帅到的腱子肉,大概他觉得如果像师兄一样陈雯雯就会喜欢自己吧。
楚子航的睡衣相比路明非的内敛多了,深色的格子和朴素的款型,路明非觉得穿在自己身上估计像不惑之年的大叔,而师兄能穿出内衣男模的气质,大概这就是区别吧。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已经够累的了,芝加哥距离拉斯维加斯有着大半个美国的距离,长途旅行劳累身心啊。
楚子航满满的把上衣最后一粒扣子系好,转身看到穿着小鹿斑比睡衣沉入梦境的明非,到吧台倒了杯温水一饮而尽,走近床沿凑近师弟的颈部腺体。
楚子航一直好奇路明非信息素的味道,在北京的晚上距离有些远,喷了beta遮味剂根本分辨不出来,只能闻到淡淡的清香。
是啤酒花的香气,味道很浅不过还是能辨识出来,其中还混杂了一丝苦味,却也没有甜蜜的粘稠感,蔓延到神经总给人镇静而安稳,睡意涌上头来,把方才准备预备明日计划的打算扰乱,也解决了最近楚子航严重失眠的症状。
“晚安。”
楚子航在路明非耳畔轻声呢喃,路明非一生细微呓语,楚子航用一种溺爱的眼神望着他,默默占据了另一半床边角位置,平躺安眠。
【啤酒花有安眠,消毒,镇定的功效 from Baidu】

评论(4)
热度(33)

© 绝缘之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