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之鸟

为什么我死掉了呢?
就只是,死掉了啊。

【楚路】-倾斜的圣杯-ABO

倾倒的圣杯 ABO
龙族衍生-楚路
原著以及一堆零碎的私设,不要带着原著心理看,人物心理略微OOC不能接受的右上角红叉,主职画手文笔烂。
第一章节
路明非,大学毕业进入加图索美国分部工作,主要业务涉及关于龙族的拍品处理和给自己的老大打下手。
没错,大学毕业了的路明非还是凯撒的小弟,毕竟找工作这种东西确实麻烦,他可不像楚子航那种全科A的Alpha可以留校混个教授助理的职位之类的,刚好自己的前上司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不接白不接,于是继凯撒称为路明非三年的直属上司后,路明非又要在凯撒手下奋斗自己的下半辈子。
凯撒对他确实不薄,年薪高,每年年假两个月,节日放假且不用加班,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不过工资不是白拿的,在路明非任职期间多少还是有些累成狗的趋势。
他已经两年没有见过楚子航了。
不是路明非忙,而是楚子航忙,谁说卡塞尔学院的导师都是像古德里安和里昂那样呢,楚子航不仅在学院内授课,偶尔还会监督学生任务,两年内拿下两个S级任务,由于里昂对楚子航勤奋的赞赏,在第二年的十月份又提升楚子航为正教授,这在普通大学也算质变了。
身为一个Omega,路明非老远就闻着了凯撒的味儿“哎老大,你不是在意大利吗怎么来美国啦?”路明非放下办公桌前的电话,匆忙站了起来。
“学院有任务,SS级,指名你做专员,楚子航辅助。”凯撒坐在了靠在手边的沙发,把一份资料丢在了玻璃制的茶水桌上。
封面两个巨大的S环在一起缠绕着,像两条水蛇在水中盘旋;路明非拿过资料,翻了几页,皱了皱眉。
“老大,学院把我当廉价佣兵了?我是个Omega诶…”小衰仔对对面的金毛狮眨了眨眼。
虽然路明非私底下很好的伪装成Beta,但是凯撒和诺诺都对此一清二楚,一个是拥有镰鼬言灵,而另一个拥有侧写言灵,想不知道都难。(私设,Omega发情期的时候心跳会加快,不管打不打抑制剂都消除不了这种效果)
“S级的Omega。”凯撒向他挑了挑眉“相信你的实力,又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生命危险,虽然是SS级,但这次任务有些特殊…”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你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
路明非又翻了几页资料,这次的人物确实不是以前的那些屠杀龙王云云,而是要与一个有名的混血种做一笔交易,学院想要他手中的与龙有关的器物'圣杯',可对方并不愿意出售,说白了不就是强买强卖嘛,偷也得把它偷出来,最重要的是,这个混血种是真正的源家后裔,白王血统,虽然纯度没有上杉家的三个孩子高,不过精神类言灵还是很厉害的,像学院资料里的梦魇等等,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类型。
这个混血种到了成年才觉醒,与自己未曾谋面的父母相同,是个资深的考古学家,不过同时也是驰骋在拍卖场的人物,路明非的工作让他对这个人多少有些耳闻,他是连上任上杉家主都不知道的酒后乱性的存在。
所以他不姓上杉,他叫近藤秀英。
“跟楚子航一组,很怀念吧。”确实,这让路明非想到两年前在北京地铁站那次行动,几乎是记忆犹新,就连细节都历历在目。
包括楚子航身上独特的茶味气息。
凯撒又将一个薄薄的信封递给了他“明天下午九点去拉斯维加斯的机票,还有楚子航的号码。”停顿了一下,又言“我私底下跟他打过交道,他有一个假名叫Leo Li,小心点”
路明非点了点头,有些犹豫“老大,我能拒绝吗?”
“不能,如果能的话我一定会帮你推掉的,你可是我的员工啊”凯撒笑了笑“学院态度用强硬的,有楚子航在,你应该不用干些什么,就当旅游吧,带薪的。”
路明非回家草草的收拾了行李,带了些必备的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为了避免意外情况,他装了平时两倍的量的抑制剂和遮味剂。
他还在担心,最近就是他的发情期了,如果和师兄之前发生了点什么意外,再好巧不巧的留下了师兄的种,自己可能就会被学院抓走关到隔离舱里观察了吧,毕竟S级和超A级,生出来小龙崽也说不定。
转念一想他觉得自己还是想太多了,既然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意外,这次怎么会这么巧呢?自己脑洞真是太大了。
九点如约打车到达机场,与楚子航约好在E号门见面,在车上远远的就看到带着黑色墨镜的楚子航朝这边回望。
“好久不见。”楚子航先开口,一如既往的寡言;接着的就是从打开的后备箱里自觉搬出行李。
“…嗯,师兄真是很久没见了”他端详了这个Alpha片刻,茶味的信息素一点也不低调,后味是浓浓的甘甜清爽,浑身沉重的黑反而格格不入,今天他没有戴上黑色美瞳,金色的液体像是金属溶液在眼睛中流淌,即使墨镜遮挡也能看到一抹耀眼的金黄,搬箱子的动作举手投足都是干净利落,没有任何多余动作。
终于知道为什么仕兰中学所有女生都把他当成心里的神了。
他回过神来,想去接楚子航手中的箱子拉杆,身为一个喜欢伪装成Beta的Omega,他内心自然是独立的、强势的男性。楚子航没有注意到,也没有松手意思,两只手轻轻碰撞在一起,路明非像是受惊了一样收了回去,道了声抱歉,跟随着师兄的脚步快步准备登机手续。
“为了低调起见,这次学院没有派专机。”楚子航顿了顿,转身拐到候机大厅的一家M记甜品站窗口“中杯可乐不加冰,再来一支原味甜筒。”
“师兄你喜欢吃M记?”路明非此生一致认为楚子航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苦行僧,吃斋念佛或是像凯撒一样坐在城市顶端享用金钱堆积而成的美餐。
楚子航不做声,接过甜筒直接递给路明非,自己拿过可乐拉着箱子找了个座位示意路明非坐下。
“你喜欢吃甜吧,离登机还有二十分钟左右,你可以慢慢把甜筒吃完。”然后他用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搅动了可乐杯的吸管,气泡上升的样子让路明非看着格外享受。
路明非默默低头吃着甜筒听着楚子航讲任务的一些内容,咬完了手中最后一块挞皮,本想抬头看师兄认真的表情,结果师兄少见的嘴角一牵,指了指嘴角,路明非眨眨眼,不知道什么意思,接着楚子航递过来一张印有M符号的餐巾,路明非意会,用力擦了擦嘴巴。
楚子航又抽出一张,手指向路明非的脸颊靠近,从他粉嫩的嘴角轻柔的一带而过,米白色的淡奶油印在了纸巾上。
路明非有些紧张,身为Omega的自己对Alpha的信息素格外敏感,再加上现在是特殊时期,脸红心跳一个不少,只怕师兄察觉异样兽性大发,不过柏拉图.楚大概没有这个需求吧。
刚想张口,却发现自己扯动嘴角有些酥麻。
“该登机了”楚子航先站了起来,拿出了黑色风衣口袋里的机票,路明非在自己卫衣口袋里左掏右掏心急火燎,感觉机票不翼而飞。
楚子航从他牛仔裤背后的口袋里小心拿出了凯撒交给他的信封,随手拆开包装扫了一眼把机票递给他。
“谢谢师兄谢谢谢谢!”路明非接过机票进入了登机口,楚子航配合路明非的脚步,拉着旅行箱跟上。
到了机舱里,路明非和楚子航交换了座位,选择了靠窗的位子,两人自觉系好安全带;路明非撕开薄荷糖的包装朝着手边询问“师兄你要不要薄荷糖?”
楚子航摆了摆手,略有心事的望着路明非的脸颊发呆,路明非也不自讨没趣,自己吃下了薄荷糖,带上了耳机,播放起了一首小众的民谣曲,是诺诺推荐给他的。
飞机起飞,车舱里的人们耳边无一不轰鸣作响,路明非取下了耳机闭眼聆听,吃了薄荷糖让他感觉这股声音更加清晰,像是巨龙在高空挥动翅膀带来的风的鸣叫,楚子航长了张嘴,欲言又止。
“师兄你说什么?”路明非抬高了眉毛。
师兄用一种很平静的语调陈述了路明非自以为完美掩盖的事实。
“你…是Omega吧。”
路明非嘴唇微张,摸了摸鼻子,随即恢复正常“师兄飞机起飞过程我有点听不…”
话音没落被楚子航打断“你吃了薄荷糖。”
TBC












评论(6)
热度(66)

© 绝缘之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