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缘之鸟

为什么我死掉了呢?
就只是,死掉了啊。

【楚路】情人节短小的糖

-SWEET!!!!
-OOC
-设定龙三结尾后续【龙四和手撕江南】
-情人节PARO
“又是一年虐狗季,有人欢喜有人忧啊…”芬格尔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长长的感叹了一句,路明非感觉有点懵,开口询问。
“怎么了?诺诺学姐不是回家过年没回来吗?”路明非盘腿坐在椅子上打坐状,思考了片刻,得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结论“老大不会背着学姐找女人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弟你脑子有坑!”
“滚滚滚你脑子才有坑!”
芬格尔瞬间爬了起来,眼神有点小猥锁的盯着路明非看“你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路总被盯的发毛,很真诚的摇了摇头。
“今天是卡塞尔学院一年一度的感恩节活动,平日里收到前辈关照的后辈要给前辈赠送巧克力噢。”说到这里芬格尔摸了摸下巴,做真诚样。
“不信。”我们的明妃默默的把转椅转了回去,选择背对这个无下限无节操的室友。
“去守夜人校园内版看看吧。”
路明非随机滑动鼠标点开了守夜人论坛,铺天盖地的贩售巧克力的帖子让人眼花缭乱,还以为点错了网页,一个条件反射点上了右上角的红叉叉;路明非有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
接着就被突如其来递到面前的普蓝色包装盒二次惊吓了一番。
“要不要考虑把这个送出去?”芬格尔一副奸商嘴脸。
路明非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说吧,多少钱?”
“看在校长的份上给你打五折!只要99刀!只要99刀!法国手制巧克力带回家!”
“哇你是要抢劫还是怎样啊!”路明非一激动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不买的话你可以去找别人啊。”芬格尔扬了扬头,一副中国菜市场大妈的表情“别家的最少200刀起步”
无奈路明非只好乖乖的交出了自己的钱包。
而后明妃就拿着盒子在学院游荡,他在深沉的思考一个问题。
这盒巧克力是送给凯撒呢?还是送给师兄呢?
他在安铂馆的门口踱步,好巧不巧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凯撒,往日金色狮子一副狼狈的表情,后面紧随而来的是女生的尖叫。
凯撒满脸苦笑看到了小师弟手中的巧克力,一副我懂的的表情“小魔女让你给我的?”
“不不不…”路明非摆了摆手想说点什么“没事,我不会告诉诺诺的。”继而凯撒随手就抽走了路明非手中的盒子,疾步逃出安铂馆这个是非之地,毕竟自己是有家室的人了,凯撒一副道貌岸然的乖宝宝模样对自己说。
“这…什么情况”路明非对凯撒背后的女孩儿们表示不明觉厉。
“感 恩 节啊~”小恶魔突然从他背后窜出来,俏皮语气带着对路明非的图谋不轨。
“你怎么在这?”
“给你送礼了啊”
路明非一脸'你找我铁定没好事'的表情看着路鸣泽。
路鸣泽像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摸出了一盒看起来很上档次的盒子,递给路明非。
路明非看了看盒子,看了看路鸣泽,又看了看盒子。
“不会是炸弹吧…”
“怎么可能!!我看起来像是恐怖分子吗?”路鸣泽故意带了点哭腔。
“不过你也不像好人啊”路明非回答。
“啊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作为我的老主顾,我怎么会害你呢,我还要去找漂亮姐姐玩,你就跟你的师兄去聊聊哲❤️学吧。”说着小恶魔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虽然感觉小恶魔说的话有些奇怪,但是天上白掉下来的巧克力不要白不要啊,可以送给师兄啊,师兄一定会感动热泪盈眶的。
当然,最后一句是路明非自己编的,毕竟自己也没见过师兄热泪盈眶的样子,在明妃的我记忆里,楚子航一直担任着铁面高冷的角色,有担当能在危难时刻拔刀相助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比凯撒还靠谱,长的帅气,受人欢迎,血统纯正,似乎有些缺爱吧。
有时候他也很想拥抱一下自己长着一张冰山脸的师兄,只是他一直冲在自己前方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像自己这样的废柴是没有资格去给他依靠的吧,或许巧克力只是自己的一份心意,完全不能抵过师兄在地铁站保护自己万分之一的恩惠。
他敲了敲狮心会会长室的大门,楚子航冷冽的“请进”落下,路明非才缓慢小心的推开了门。
“怎么了?”楚子航看路明非有些紧张。
路明非把巧克力递了过去“师兄,这是我的一片心意,请你收下!”
楚子航有些愣住,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可爱的小学弟是怎么脑子缺了根筋开窍了。
“…”楚子航内心有点儿小激动。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会长暗恋路明非多年。
从中学时代那个被嘲笑的身影,到自由一日拿着霰弹枪指着自己威风凛凛的他,再是尼柏龙根不听劝阻留下陪自己共同面临龙王耶梦加德的他。
还有在日本逃难时在漫画咖啡的那件事,说真的,借助黄金瞳的辅助,自己真不是看不清那个闪闪金毛是凯撒那个混蛋,只是看他搂着自己穿着女式旗袍的小学弟有些不爽,便下意识拔出了腰间的村雨。
“我也喜欢你…”楚子航耳根子有些红,他确实是一个不善表达感情的人,而路明非又是一个对感情钝感至极的小怪兽,有些东西不说明白大概对方永远都不会明白,而楚子航迈出这一步也有很大的勇气和冲动在里面。
此时路明非的心里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卧槽的弹幕在脑内刷屏。师兄刚刚说什么?!wtf为啥我送巧克力能得到这个回答啊芬狗你告诉我啊!!!!
等等,学长说也喜欢我?…天哪难道我平时偷窥学长被发现了?我在图书馆明明藏得很好啊…卧槽卧槽卧槽好可怕啊…
看楚子航接过了巧克力,两手空空的路明非捂住了脸,他知道自己的脸红透了,而对面是自己最最喜欢的师兄,实在是有些丢脸。
而会长只是感觉路明非好可爱,一时情不自禁将他拥入怀中。
路明非声音弱弱的在楚子航耳边传出。
“师兄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情人节”这个傻孩子不会连今天什么日子都不知道就来表白了吧,楚子航扶额。
路明非推开“我以为是感恩节来着…”耷拉了脸“对不起,师兄”
“那我再说一遍”
“师兄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愿意”随即楚子航从风衣口袋掏出另一盒巧克力递给了他。
“我也喜欢你。”




评论(1)
热度(27)

© 绝缘之鸟 | Powered by LOFTER